“南立太嚣张了,必须封杀!”

  赵四添油加醋将南立描述成一个罪大恶极之徒。

  黄明明将信将疑,他是独断专横了一些,但是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找到南立的电话,亲自拨了过去。

  “喂,南立,我是黄明明。”

  “哦,黄总啊,有事吗?”

  “回来吧,一年500万,公司重点栽培你。”

  “黄总,我现在只想做个独立音乐人。不会再卖_身给哪家公司了。”

  “卖身”两个字,南立故意拖了个长音,显然他对之前的事耿耿于怀。那时候他初出茅庐,巨星娱乐签了他,但是只把他当做赚钱的工具,每天给他接无数个通告,想尽一切办法榨干他!

  好在南立签合同的时候多了个心眼,只要给赚取五千万的利润,公司就不能再强迫他接通告,否则这五年下来,南立早就成废人了。

  现在的南立根本不缺钱了,又怎么会傻乎乎回去当打工奴隶?

  闻言,黄明明脸色沉了下去:“一年一千万,你不要再闹了。”

  作为一个霸道总裁,南立是第一个让他如此退让的人,不过他心里却在计算着签约后如何压榨南立,每天给他通告排满,连睡觉的时间都不给他,在他身上攫取十倍的利益。

  南立道:“黄总,我说的话你听不清楚吗?我再重复一遍,我不打算签约任何一家公司。”

  黄明明一下子炸了:“好啊!你跟我耍脾气?南立,我让你完蛋……”

  “滚。”南立冷冷地回复完,直接挂断电话。

  黄明明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怔了几秒钟后,脸上露出一道扭曲的笑容,熟悉的人都知道,黄明明是真的怒了。

  “不识抬举,给我摆脸色,我让你好看。赵四你给业内的公司都打个招呼,南立是咱们巨星娱乐放弃的废物!任何商演和活动都不许找他!任何公司都不准接盘!我要全平台封杀他!”

  “啊?黄总,全平台封杀他?未免代价太大了吧……南立不值得!”

  黄明明冷笑一声:“呵呵,你懂什么?这叫杀鸡儆猴,不拿南立开刀,怎么镇得住其他的明星艺人,不然谁有点名气都想单飞了?”

  “是,黄总高明。”赵四唯唯诺诺道。

  “南立只是个小角色,忽然蹿红一下,运气好而已,很快就过气了!现在更重要的是找到南方诗人这个人!他的价值是南立的10倍!”

  黄明明打开斗音,看到南方诗人的粉丝已经600多万了,眼神更加热切,捏了捏拳头道:

  “赵四,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一定要找到南方诗人,签下他!”

  南方诗人!

  这可是有希望成为大师级的人物!

  黄明明得到消息,国家会重点扶持传统文化相关的内容,而南方诗人在这方面的极具潜力,只要能签下南方诗人,他有信心把他塑造成艺术大师,名气还要盖过天王巨星,甚至成为国宝级的艺人!

  赵四使劲地点点头:“黄总您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

  黄明明摇摇头,严肃道“我不要你竭尽全力,我要你必须完成。”

  “是,保证完成任务。”

  ……

  ……

  这边,随着南立登上微博热搜榜第一,无数人才知道最近大火的《平凡之路》、《少年》的作者,原来是老牌音乐人——南立。

  很快,南立微博粉丝就超过了500万。

  而南立很多老粉也开始回归。

  在一所高中里。

  “《少年》和《平凡之路》的作者竟然是南立!”

  “南立是谁?”

  “切,连南立都不认识?你是第一天上学吧?那是我初中的偶像,当年可是校园歌手代表人物呢!我们私底下都叫他企鹅音乐三巨头之一呢。”

  “是啊!南立就是我的青春啊!初中三年听着他的歌长大,听着他的歌向女同学表白,被骂耍流氓。也是听着他的歌治愈了受伤的心灵。”

  “听说南立得罪了大佬,被雪藏了!现在合同到期,他终于重回音乐圈了,我们这些老粉要去支持他。”

  “对,去支持南哥!”

  ……

  不仅男生们在讨论,就是女生们也围在一起,打开斗音,反复观看南立唱歌的视频,叽叽喳喳讨论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南哥哥回来了,永远支持南哥哥!”

  “南哥哥太帅了吧!这颜值,比两年前更帅了,不愧是我的偶像!”

  “哇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可以这么帅,好期待南哥哥开演唱会,我一定去。”

  这时候有一个女生问道:“南哥哥是谁啊?”

  瞬间,其他女生的杀气腾腾地望着她。

  “南哥哥你都不知道?你到底有没有童年啊!就是歌手南立啊!”

  “对啊,你也太落伍了吧!《恰似故人来》没听过就算了,《平凡之路》和《少年》你总该听过吧!”

  “我家南哥哥这么帅,你竟然不知道?”

  “……”

  教室里乱哄哄的,大家东一句西一句,以至于上课铃声响了,都没人听见。

  这时候,国文老师夹着语文书,走进了教室。

  这是个很年轻的女老师,她叫曹曦文,今年大学刚毕业,第一次当老师,还在实习中。

  她用了三四分钟,才让教室安静下来。

  随后,她拿起粉笔,在教室里写下两行字: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这是一首古词!

  同学们看着这首词,越看越熟悉,忽然一个女同学叫道:“老师,这不是南哥哥微博上的词吗?”

  一下子,教室里的同学都恍然大悟!

  这是今天热搜头榜头条南立写的词!

  难怪这么眼熟!

  曹曦文扭过头,一脸严肃地说道:“不错,这是我学生时代最喜欢的歌手南立的作品。他真的是一位优秀的、有才华的、有个性的音乐人!说起来惭愧,老师和他同龄,但是他的成就已经远远超过我们这些同龄人!昨天我听了一整夜的《少年》和《平凡之路》,今天看到这首词后,一下子就被震撼了!”

  “今天的国文课,我们不讲课本,一起来赏析一下这首词!”

  话音落下,教室里安静了几秒后,爆发出热烈的讨论声。

  “哇!老师你也是南哥哥的粉丝啊!”

  “开心,老师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

  “……”

  ……

  ……

  长安城,白鹿洞书院。

  文千秋站在讲台上,正在讲课。

  “同学们,南方诗人这首《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绝对是今人作词第一,直追古人,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把这首背诵下来。”

  文老爷子滔滔不绝地讲着,他对南方诗人推崇备至,更对这首词赞赏有加。

  “老朽一把年纪了,不知道是否还有机会见到南方诗人这样的艺术大家呢!”

  说着,文老爷子幽幽叹了一口气,声音里充满了落寞。

  忽然,一个胖墩墩的男生站了起来,淡笑一声道:

  “文教授,我觉得你对南方诗人太过神话了,这首《虞美人》是不错,但是您说他是今人第一,未免有些夸张了,我是不服的。”

  小胖墩一脸傲气地说道。

  文教授愣了一下,自嘲一笑道:“你个小孩子,还欣赏不了艺术之美啊!”

  小胖墩很执拗:“文教授,恕学生不敢苟同,这首词文质彬彬,充满了脂粉气,矫揉造作,未免缺少一些霸气。”

  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文学一道本身就是各有所见,原本也不足为奇,但是这位同学之言,确实有些偏激了,因此,文教授有些生气了,吹胡子瞪眼道:

  “这位同学,词分为婉约派和豪放派,南方诗人这首词本就是婉约风,放到古代,那也绝对是婉约派的代表词之一。”

  小胖墩拱拱手:“感谢文教授教导,我说了,这首词算不得今人第一,至少我不服!”

  这下,文老爷子更气了:“来来来,笔给你,有种你来写一首超越这首词!”

  “写就写,学生得罪了。”

  小胖墩也不废话,接过粉笔,在黑板上奋笔疾书起来。

  文千秋站在后面瞧着,他倒要看看这同学能写出什么大作,竟然敢诋毁南方诗人!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

  文千秋读着,淡笑道:“呵呵,不错,开头很有古意。”

  说着,文老爷子继续念了起来。

  “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忽然之间,文老爷子猛吸一口气,眼珠子瞪得浑圆,声音有些颤抖,反复呢喃起来。

  “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嘶……

  文老爷子倒吸了一口凉气:“开头短短几句,便悲凉慷慨,营造出一幅苍茫寥阔的古战场的场景!这小胖墩到底经历过什么,竟然能写出这样的开头?如此胸襟,定不是凡人啊……”

  读到这里,文老爷子擦了擦额头的汗!

  虽然震撼,但他还算冷静,因为很多诗往往是上阙厉害,但下阕却笔力不足。

  而小胖墩写到这里,眼中闪过一抹笑意,他很自信,这首诗的作者是他高中偶像南立的作品,他相信这首诗一定超越那个狗屁南方诗人。

  他缓缓地写着,文老爷子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眼珠子瞪得溜圆,似乎不敢置信。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他颤巍巍读出这句话,“噗通”一声,跌坐在椅子上。

  这一首词,只有短短46个字。

  上阙:“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下阕:“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文千秋反复咀嚼,足足读了十几遍,才从震惊中缓过神来。

  “好霸道的句子!”

  “没想到我文千秋这一生还能读到这么霸道的句子!”

  “单论艺术价值,这首词无论在哪个朝代都是顶级词!字里行间透露出作者博大胸襟,和无与伦比的斗争乐观主义胸怀!”

  “单单说这诗句中的气势,从古至今,只有寥寥数人能写出这样的作品,他们个个都是人中之龙,无一不是手握生杀大权的王侯将相!”

  “能写出这诗的人不简单啊,绝对不简单啊!”

  文千秋目光凛冽起来,从上到下审视着小胖墩,一脸怀疑:

  “这首词真的是你写的?你没有撒谎?”

  小胖墩连忙摇摇头:“怎么可能?这是我少年时代最崇敬的一个人写的。”

  文老爷子点点头:“我就说嘛!你不可能写出这样的作品的。”

  “那什么样的人才能写出来?”

  文老爷子想了一下,道:“人生经历过大起大落,始终豪情万丈之人。这种人天赋、心性、智慧无一不是万里挑一,这样的人注定凤毛麟角。”

  闻言,小胖墩思索了一下,竖起了大拇指:“文教授你太厉害了,仅凭一首词就能判断出作者的人生经历。如你所言,这首词的作者是独立音乐人南立!”

  “南立是音乐天才,年少成名,后来被娱乐公司雪藏,跌入谷底。消失两年后,再度崛起。这首词就是他宣告回归所作!”

  小胖墩一脸自豪地说着,南立可是他的偶像呢。

  说到最后,他眼睛一眯:

  “文教授,你说这首《西风烈》如何?不比南方诗人的《虞美人》强吗?所以学生认为,南方诗人算不上今人第一。”

  “这……”

  文千秋愣住了,推了推眼镜,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一首《西风烈》,大气磅礴,气势如龙!

  一首《虞美人》,千回百转,惆怅似水!

  两首词放在任何年代都堪称顶级之作,孰高孰下真的难以判断。

  而且词分婉约和豪放,这两首词一首婉约,一首豪放,只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同学们,你们觉得呢?”文千秋只好把问题抛给了班上的学生们。

  “文教授,我还是喜欢南方诗人的《虞美人》,‘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两句堪称极致的美!”一个长相甜美的女生站起来说道。

  另一个男生反驳道:“不对,我更喜欢《西风烈》,雄浑豪迈,这才是男人应该写的词!”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雅文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王巨星从签到开始,天王巨星从签到开始最新章节,天王巨星从签到开始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