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接下来我们该聊正事了,你说我这病该如何治疗?”

  吴予麟带着南立转了一圈,两人躺在沙滩上,一边晒着日光浴,一边喝着冰饮。

  “我原本已经坦然接受了死亡,但你又给了我一丝希望!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归根结底,吴予麟所做的一切,都是希望南立能治好自己的病。

  南立也清楚这一点,一拍胸膛道:“吴老哥,你现在的状况已经接近油尽灯枯了,无论是大脑还是身体随时都会产生病变,因此必须尽快接受治疗。”

  吴予麟点点头:“嗯嗯,这样最好不过了,那治疗方案是什么?治疗存在多大风险,需要准备什么?我好提前安排。”

  说着,他咬咬牙又道:“我清楚,任何手术都存在一定的风险,如果真的从手术台下不来的话,哥哥也不怨你,但是这么大的公司,还有你嫂子这边,我都得打好招呼。”

  瞧着吴予麟一副豁出去,慷慨赴死的模样!

  南立摇摇头,自信道:“放心,只要我出手不会存在任何风险的。”

  听了南立的话,吴予麟怔住了。

  南立补充道:“我的治疗方法可能和你想象的不一样,只需要针灸、药浴和推拿。一共只需要一天的时间,不会存在任何风险。”

  “其中就药浴需要准备一些草药。”

  说着,南立开了一张方子,发到吴予麟的微信上。

  “三七、决明子、枸杞、甘草、龙胆、地龙、冬凌草……”

  这张方子都是常用的中草药,大部分都可以在中药店买到,其中比较难买的就是一根百年人参和一株三十年份的红莲,不过这也难不倒吴予麟。

  “明天礼拜三,我要接受鲁雨的采访,治疗的时间就定在后天吧,因此你要在后天前把这些东西准备好。”

  吴予麟愣愣地望着南立:“就……这么简单?”

  南立神秘一笑:“听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并不容易,首先我要用针灸打开全身穴道,使毛孔舒张,筋脉通透,仅这一点,全天下恐怕除了我就没有人会了。至于后面的药浴和推拿也无比复杂,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听南立这么说,吴予麟信了大半:“好,那就定在后天!我就在这里,等待南老弟。”

  “一言为定。”

  ……

  第二天一大早,八点半。

  一个比较瘦弱的女子,举着话筒冲着摄像机道:

  “大家好,我是鲁雨,今天我们要专访的这位大咖,比较火!这几天我一直在单曲循环他的歌,像《平凡之路》、《少年》、《消愁》等等,大街小巷到哪都能听到他的歌。”

  “现在,我已经来到了魔都,音乐才子南立就住在这里,我们一起跟着镜头去看看吧。”

  这瘦弱的女子就是已经四十多岁的鲁雨,知名的主持人。今天她要采访的嘉宾就是沉寂两年忽然爆火的南立。

  敲开房门,鲁雨礼貌地伸出手:“你好,幸会幸会。”

  南立也伸出手,不卑不亢道:“鲁雨姐好。”

  南立和鲁雨是第一次见面,两人都有些拘谨。

  这次专访主要是想呈现一个生活化的南立,想告诉观众南立的真实生活是怎么样的。

  南立先是带鲁雨转了转自己的别墅、书房以及办公的环境。

  用过午餐后,两人来到茶室,拍一些采访的画面。

  “消失这两年,你主要在做些什么?”鲁雨问道。

  南立回答:“写歌,练习书法绘画,搞一些创作。”

  鲁雨道:“《平凡之路》、《少年》都是这两年写的吗?”

  南立点了点头:“是的,这两年我写了许多的歌。”

  鲁雨道:“现在网上都说你是音乐诗人,你个人对这个标签怎么看待的?”

  南立想了一下,回道:“蛮好的,但是我自己不会仅仅局限于音乐诗人,未来我的音乐风格会越来越多样化。”

  鲁雨又道:“除了音乐,写诗,书法绘画之外,你还想做什么吗?”

  南立笑了笑,道:“未来我可能会尝试电影方面的。”

  “……”

  采访一直持续到晚上五点多钟,摄影师拍了五六个小时的素材后,才算结束。

  第二天一大早,南立就来到了黄金岛,今天约好了要给吴予麟治病。

  房间内,吴予麟双手双脚被捆绑住,吊了起来,就像东瀛动作片里的场景。

  “老弟,这样不好吧?容易让人误会。”吴予麟眉头一皱。

  南立解释道:“第一步,我要用银针在你身上扎一千七百二十一下,打开你身上所有穴道。这一步时而痛苦如上万只蚂蚁撕咬你的身体,时而酸爽如身处云端……总之你会尝到各种滋味。我害怕你忍不住,所以要把你绑起来。”

  听了南立的话,吴予麟不以为然:“我也是刀山火海中滚过来的,还会怕痛吗?你太小瞧我了。”

  南立呵呵一笑,把一块毛巾塞进了吴予麟的嘴里。

  “先把嘴堵上,免得你痛的时候哭爹喊娘。”说着,南立找出一把理发的推子,又道:“头顶的神经极其复杂,要在你的头上施针,必须把你的头发推光。”

  话音落下,南立几下就把吴予麟剃成了光头。

  接着南立用温水冲了冲头,又用海绵蘸着酒精擦拭着吴予麟的身体。

  待一切工作准备好,南立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呼吸也凝重起来,缓缓拿起桌上的银针。

  这银针每根长7.32厘米,粗0.3毫米,南立站在椅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吴予麟的脑袋,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等到自己的气息稳定,才抬起手,缓缓地将银针插入脑袋中。

  一根!

  二根!

  三根!

  ……

  ……

  九十九根!

  很快,吴予麟的头就好像刺猬一般,插满了银针,有的插的深,有的插的浅,有的几乎完全没入大脑,有的只没入一个尖尖,竟没有一根是一样。。

  南立精神高度集中,捻着银针的手精准有力。

  大脑是人体最复杂的地方,脑神经密密麻麻,容不得半点马虎。也就只有南立敢如此操作,其他人看了这场景都能吓尿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雅文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王巨星从签到开始,天王巨星从签到开始最新章节,天王巨星从签到开始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