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乒队要开始冬训了,国乒一队自然是全员参加,但国乒二队却只有四个名额。

  这就是国内乒乓球的现实,高手如云,竞争激烈且残酷。

  国乒二队争夺冬训名额的比赛,时幸也在场。

  沈宴输了,虽然对方赢得并不轻松,但他终究丢了参加冬训的机会。

  时幸拿着一瓶水朝着沈宴跑过去,沈宴收起球拍,垂头丧气的。但看到走过来的对手赵之翰,还是向他道了一声“恭喜”。

  虽然笑得有些勉强。

  没想到赵之翰却突然竖起了中指,还故意用口型发音。

  “loser!”

  眼里更是满满的轻视和鄙夷。

  沈宴脸上的神色一僵,撑着乒乓球台的手背上青筋乍现。

  言潜站的地方离沈宴不远处,赵之翰对沈晏的羞辱,他看得一清二楚,顿时目光蹙冷,杀气顿现,指着赵之翰,声音如霜似雪。

  “你有种再说一遍!”

  时幸自然也听到了,拿起沈宴放在乒乓球桌上的球拍就朝着赵之翰砸了过去。

  赵之翰猝不及防,也没有想到时幸会出手,被砸中了下巴,痛得他捂住下巴蹲在地上。

  众人皆是一愣,半晌才朝着赵之翰走了过去。

  时幸站在原地没动,沈宴自然也不会动。

  他伸手拉起时幸的手,问道:“手疼不疼?”

  刚才的低落,不甘,委曲瞬间一扫而空。

  时幸摇了摇头。

  沈宴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脸上的笑容温柔。

  他的小姑娘,平常甚至都很少和人红脸,但总是屡屡为了他大打出手。

  “你敢打我?”

  赵之翰拔开人群,凶神恶煞的走了过来。

  “打得就是你!”

  时幸毫不畏惧。

  沈宴挡在时幸前面,对上了赵之翰。

  说起来,赵之翰和沈晏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不过赵之翰一直不服沈宴就是了。沈宴因为右手受伤的原因,目前的成绩其实在二队只能算是中等,但偏偏还受到周尉明的青睐和看重。赵之翰年轻气盛,觉得周尉明偏心,不公平。但又不敢直接去找周尉明,只能把所有的不满都发泄在沈晏身上。

  他针对沈宴也不是这一回了,只不过都是一些小打小闹的言语攻击,沈宴一惯的不搭理他。

  身后几名队员赶紧拉住赵之翰,赵之翰却大力的挣扎着。

  “放手!谁他妈再拉我,我跟他绝交!”

  “呦!脾气倒是不小,赵之翰,你想干什么?”

  言潜站在沈宴的旁边,冷声开口。

  言潜是国乒一队的队长,还是很有威性的。

  赵之翰原本一副要和沈宴干架的模样,这会倒是不敢再往前冲了,但却依旧不甘。

  “是她先用球拍砸我的!”

  他指着时幸。

  时幸从沈宴身后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赵之翰,说道:“你刚才说谁是loser?”

  “我......”似乎是碍于言潜,赵之翰支支吾吾的。但一直以来对沈宴的不服气,战胜了他的顾虑。“他输了球,不是loser是什么?”

  “你才是真正的loser!”

  时幸看向赵之翰的目光里透着鄙夷。

  “你......”

  赵之翰毕竟年轻,性格又鲁莽,时幸三言两语,就让他气得直发抖。

  “刚才你是赢了球,但你别忘了,沈宴的右手还受着伤。你赢了一个伤员,而且还赢得那么坚难,我倒是不知道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你的技术连个伤员都要使出吃奶的劲,要我是你,我早就羞愧死了。你倒是还有脸在这里作威作福,就你德性,这气度,我看你也不可能打出什么好成绩来!”

  这话不留一点情面,将赵之翰贬得一文不值。

  “沈宴十七岁那一年,拿到了全国冠军。我看你不止十七岁了吧?不知你最好的个人成绩是什么?”

  赴之翰被时幸问得哑口无言。

  “沈宴曾经在乒坛称王的时候,就连你们言队都不是他的对手。他如果不是右手受了伤,如果他还在鼎盛时期,能有你什么事?你有什么好嚣张的?”

  赵之翰的头越来越低,最后硬是一声不吭的,灰溜溜的走了。

  “都散了吧!”言潜朝着其他队员挥了挥手,然后对着时幸竖起了大拇指。“嫂子,厉害!”

  时幸有些害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倒是沈晏全程笑眯眯的,得意的很。

  “又开始浪!”

  言潜对着沈宴摇了摇头。

  沈宴摊了摊手,表示躺赢的感觉不要太好!

  “走了!去吃饭!”

  沈宴牵着时幸的手往外走,走到言潜身旁时,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以过来人的身份,语重心长的道:“言哥,赶紧找个女朋友吧!”

  被秀了一脸的言潜:???

  ......

  沈宴牵着时幸往食堂着,微笑着说道:“我今天特意让食堂的阿姨做了一份红烧鱼,奖励给我家又美又飒的甜甜。”

  “我刚才是不是吓倒你了呀?”时幸现在回想起来还挺不好意思,毕竟这还真是她第一次火力全开怼人。“但我真的很生气。”

  我不生气的时候,其实不这样的。

  “我很高兴。”

  沈宴停下脚步,侧过身,双手拉住时幸的手。

  “你在队里是不是经常被欺负?”

  这才是时幸最担心的问题,沈宴受了委曲,却从来都不说。

  “没有。”沈宴笑着答道:“队友们都很友好的,赵之翰就是一个小屁孩,谁还跟一个小屁孩计较呢。”

  赵之翰才十七岁,还没有成年。

  “好啦!小屁孩已经挨了打了啦!我们家甜甜已经替我出过气了,所以不要不高兴了,好不好?”

  沈宴伸手轻轻捏了捏时幸的脸颊。

  时幸点了点头,“那你必须答应我,以后不能再受委曲了。他们以为你好欺负吗?反正谁骂你,你就骂他,打他也成。”

  “好,好,好!”

  沈宴无奈又好笑的答道。

  “嗯。”

  两人这才继续往前走,时幸低着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半晌才说道:“冬训那个,你别难过。殷教授那边说,新的疗法已经奏效了,所以想趁着我们放寒假有空,进行密集一些的治疗。所以,不去也不见得是坏事。”

  “嗯。”

  沈宴淡淡的点了点头。

  他心里其实有另外的担忧,目前来说,治疗确实有效果,但效果其实很轻微。对于他来说,症结并不在这里。他每次使用右手的时候,都会出现幻觉,眼前总是白蒙蒙的一片,尤其在他打球的时候这种情况愈发严重。

  “怎么了?”

  时幸感觉到沈宴的情绪不太对。

  沈宴没说话,却拉着时幸转了方向,往另外一边的走。

  时幸没问去哪里,乖乖的跟着沈宴走。

  沈宴在路边放着的长椅前停下,然后拉着时幸一起坐下。

  “甜甜,你之前不是问我,手是怎么伤的吗?”

  时幸侧过头看向她,双眼亮晶晶的。

  “那你现在做好和我说的准备了吗?”

  沈宴点了点头。

  “好!”

  时幸坐直,一本正经的道:“那时医生要开始看诊啦!我没有偷懒呢,一直在努力的学心理学。”

  “噗!”

  沈宴被时幸这个模样给逗笑了,那些不愿意去回忆的过往压在他的心里太久太久,也太过沉重。但此时气氛突然变得轻松起来,他突然觉得说起来,其实也并没有那么难。

  他不能再被困在过去了,他必须走出来,他必须往前走。

  那么,首先,他得去面对它。

  “那真是辛苦我们时医生了。”

  他又伸手揉了揉时幸的发顶。

  “所以,一定要好好配合,知道吗?”

  “知道啦!”

  “真乖!”

  “呃......那个,我不是故意偷听的,我原本就在这里的,是你们没看见我。不过我还是有个小小的问题,请问你们是在角色扮演吗?”

  突然一道突兀的声音传了过来,沈宴和时幸回过头,就看到不处远背靠着大树坐着的关汐。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雅文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余生给你甜也给你,余生给你甜也给你最新章节,余生给你甜也给你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