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尘当然不是魔鬼。

  他只是镇北王世子。

  最终,许轻鸢自然还是知道了秦尘的消息。

  楚国京都中,一座座高大的建筑耸立着,宽敞的街道上,车水马龙。

  秦尘没有再出门请人吃一顿好的后,京都街道又恢复了一派热闹的景象。

  当然,即便秦尘没有出门,如今京都之中也是没人敢在背后议论华烟雨了,毕竟所有人都见识到了世子殿下的手段,那见人就请一顿好的,实在是太狠了……

  “原来这家伙是镇北王府的世子呀,身世倒是还不错,不过……京都第一纨绔?京都混世魔王?这是个什么鬼?秦尘这家伙看上去也没有别人说得那么纨绔吧?”

  许轻鸢已经走进了京都,也找人打听了一下秦尘的情况,不过打听来的,却全都是关于秦尘的负面消息。

  对此,许轻鸢倒是没有太过在乎。

  她交的是什么样的朋友,她自己最清楚。

  反正,她觉得她没有交错秦尘这个朋友。

  至于名声什么的。

  她堂堂许女侠会在乎?

  她本就不是一个拘泥于世俗名声的人。

  她可是一个大盗呢!

  而且,还是一个我行我素的大盗!

  至于世人怎么看她,她觉得一点儿都不重要。

  世俗之人又怎么懂得了她的心思?

  许轻鸢一直觉得,懂她的人,自然会懂她,不懂她的,她又何必去在乎?

  关键是,这世上还是会有懂她的人。

  所以,这样的人就成了她的朋友。

  比如秦尘。

  一个愿意跟大盗做朋友的人。

  “虽说是朋友,但是秦尘啊,本女侠今晚还是得去光顾你们镇北王府呀,哈哈……”

  走在京都宽敞的大街上,许轻鸢心情大好,一边欣赏着京都摊贩卖的各种新奇玩意儿,一边在心中期待着晚上去镇北王府大干一票。

  如果京都之人知道此刻许轻鸢心中所想,估计得佩服地五体投地,想要去镇北王府偷盗?

  当真是躺在棺材里抓痒,不知死活啊。

  ………………

  许轻鸢确实不知死活地来到了镇北王府。

  但她觉得她不会死。

  而且,她还有信心可以在镇北王府干一票大的。

  毕竟她可是堂堂的许大盗!

  镇北王府,许大盗会怕吗?照盗不误!

  夜。

  漆黑的夜,浓郁的黑暗从天穹笼罩下来。

  镇北王府中,灯火已经亮起。

  偌大的府邸中,一队队护卫正在四处巡逻着。

  有一队巡视的护卫来到了秦尘所在的庭院附近。

  这时,有一名王府护卫突然捂着肚子,道:“哎哟,哥们儿们,我今天好像吃坏肚子了,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去方便一下。”

  巡逻队长没好气道:“我说你小子,真是懒驴上磨屎尿多,你看看整个巡逻队伍里,就属你屁事最多!滚滚滚,赶紧给老子滚!”

  说完,巡逻队长便带着众人离开了。

  那位喊着肚子疼的护卫,则是对着那位脾气暴躁的巡逻队长做了一个鬼脸,还吐了吐舌头。

  这名护卫,自然不是镇北王府的护卫,他本人早就已经被打晕在茅厕里了……

  此刻这位护卫,不用多说,自然就是易容之后混进镇北王府的许大盗了。

  许轻鸢擅长易容,而且她身上还有一件好宝贝,既可以模仿他人气息,又可以完美隐藏自身气息,也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宝贝傍身,所以许大盗每次行盗都是手到擒来。

  用许轻鸢的话来说,这是作为一名盗贼的基本素养,因为她是专业的。

  “嘿嘿嘿……”

  脱离巡逻队伍之后,许轻鸢坏笑起来,她已经搞清楚了自己在王府中的位置,这附近不远,便是镇北王世子的庭院。

  “秦尘啊秦尘,本女侠今晚来送你一份见面礼,嗯……让我想想,要不…就去把这家伙房间里的东西全部给偷光?哈哈,好主意,嗯……等等,要不再把这家伙身上的衣服也扒光?给他一个天大的惊喜?哈哈,我可真是太机智了,哈哈哈……”

  许轻鸢在心里美滋滋的盘算着,她已经决定要去把秦尘的房间洗劫一空,包括秦尘身上的衣服,给他扒走……

  一想到这个,许轻鸢就顿时变得兴奋起来,她的双手已经饥渴难耐了啊。

  “哈哈,好期待这家伙明天一早醒来后的反应啊………”许轻鸢觉得一定会非常有意思。

  一觉醒来,房间里空荡荡的,身上也空荡荡的,这能不有意思吗?

  哈哈……

  害,自己的脑袋瓜子咋就这么聪明了?

  这么好的主意,不对,是见面礼,除了本女侠谁能想的到?

  许轻鸢很满意自己给秦尘的这一份见面礼。

  她很期待。

  …………

  作为一个盗贼,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素养。

  那便是耐心。

  许大盗的耐心自然是不用怀疑的。

  她一直在秦尘庭院之外的黑暗角落里蹲守着。

  她在等待着合适的动手时机。

  等到秦尘房间中的灯光熄灭后,她依旧选择蹲守。

  直到夜很深,万籁俱寂之时,许轻鸢方才终于决定动手。

  许轻鸢悄悄地溜到了秦尘的庭院中。

  她已经锁定了秦尘所在的房间。

  她身上那件隐藏气息的宝贝,完美的将她的气息隐藏,既然叫宝贝,那自然就不是普通之物,此刻即便是镇北王和西门吹雪都不能够察觉到许轻鸢的丝毫气息。

  许轻鸢轻手轻脚地溜到了秦尘的房间之外。

  “嘿嘿嘿……”

  许轻鸢一脸坏笑着,随即从自己的储存戒指中掏出了一个小玉瓶,瓶子上贴着一张纸片,上面写有“千日睡”三个字,这是一种极为可怕的迷药,正如同药的名字一样,千日睡,一旦吸入体内,那就得昏睡千日。

  “秦尘啊秦尘,么得法子啊,要跟本女侠做朋友,那就得经得住本女侠的见面大礼啊,哈哈哈……”

  许轻鸢心中兴奋不已,随即她打开瓶塞,将瓶子放到门口,她轻轻用手扇着瓶口,而后便只见一缕缕淡绿色的气体开始顺着门口的缝隙飘进了秦尘的房间。

  许轻鸢坏笑不已。

  “小心起见,再等片刻……”

  许轻鸢没有着急进去,在门口坐等起来。

  等了一会儿后,她侧耳听了听房中的动静,房中安静无声,看来是妥了。

  许轻鸢嘿嘿一笑,随即不再拖沓,推开门,而后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

  许轻鸢径直朝着秦尘的床榻走去。

  她搓着手,有些兴奋。

  她第一件要偷的东西,自然就是秦尘身上的衣服,先扒走这家伙的衣服……

  许轻鸢已经来到了床边。

  床上有人,秦尘正平躺在上面,睡得似乎有些沉。

  许轻鸢很满意自己的千日睡,这好东西真是屡试不爽啊。

  许轻鸢弯下身子,双手朝着秦尘的衣服伸去。

  然而,就在她的双手即将碰到秦尘的衣服之时。

  睡得死沉的秦尘陡然睁开了双目,眼中精芒闪动,哪里像是有半分中了迷药的感觉?

  与此同时,秦尘也在霎时间出手,一把抓住了面前之人的胸口,而后直接将这人狠狠按到在了身下。

  秦尘另一只手一挥,房间中顿时灯火通明。

  秦尘也是看清了身下之人的模样,王府护卫?

  秦尘眉头一皱,只是……

  只是此刻秦尘觉得有些不太对劲,眼前之人明明是个男的……

  但是,为何他抓这人的胸口,隐隐有种奇妙的触感?

  秦尘很疑惑,这人…是女的?

  下一刻,秦尘便得到了证明,只听得他身下之人当即发出一阵女子的羞怒声音,怒道:

  “秦尘!你个流氓!还不快放开本女侠!流氓!流氓!流氓!啊啊啊……”

  许轻鸢此刻内心是崩溃的。

  本想给秦尘送一份难以忘记的见面礼,没想到啊,她现在居然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这次,倒真的给秦尘送了一份见面大礼……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雅文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召唤之无敌世子殿下,召唤之无敌世子殿下最新章节,召唤之无敌世子殿下 天籁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